元知网
主题 : 【转】老英在野:息县网络诗歌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11-22  

【转】老英在野:息县网络诗歌史

息县网络诗歌史(初稿)

                                               ——2011.06.06

说明,或者前言



开始,是想写息县诗歌史,感觉太大,就改为息县诗歌十年史,细想还是不行,所以就改为息县网络诗歌十年史。之所以不叫大息地,因为这词太滥,随便什么人,就叫大息地,跟天下第一县似的,透着无知和狂妄。之所以是十年,是想凑个整数,其实不止十年——算是断代史吧。



第一时期“八十年代”



现代诗歌起始于三十年代,中间经过1949-1979近三十年的沉寂,到八十年代初期由朦胧诗带起沉渣。受此影响,息县六O后有一批人开始诗写道路,当时盛况已难赘述。从入诗路径而言,可分为陈有才类,校园类和民间类。其中陈有才类,具有官方性质,盖以信阳文联所办机关刊物《报晓》为依托,以陈有才多次到息县举办诗歌讲习班为载体而形成,如后来之李政刚。校园类大概经文科教师与民间文化所激发,加之全国诗歌刊物的影响而成,其中以丁南强,老英为代表。民间类也多有社团师承,其中以85/86级新兵,如李铁军、李晓斌为代表。其它如诗坛名宿陈明弼等,仍不脱意识形态写作之束缚,已很难产生影响力。



第二时期“九十年代”



九十年代的沉寂并非毫无价值。那是下海冒险与诗意坚守相矛盾的时期。大浪涛沙……当诗人背负恶名时,很多人都远离了写作,开始了商业性质的自我放逐。另有一批人,如出版了《祭·世纪末》一书的校园类诗人徐群受海子,戈麦的影响而渐渐走入绝境,最终而改弦更张。此时,官刊与官方诗人遭遇了双重的厌弃,民间写作仍在艰难地摸索。

值得一提的是息国人书店,它聚扰了一批有精英意识的文学青年,在阅读中思考,争论,至少导致了自身的提升。也就是这一时期,老英与铁哥开始了交流对话。那时没有想到,个人的坚持,竟然可以推动一个地域性的诗歌兴起的十年。



第三时期网络时代



若以发表而论,九十年代也可称之为“油印时代”。因为这一时期,息籍很多诗人都自费油印了诗集,条件稍好的当然是打印。其中有李铁军的《假如明天来临》,李政刚的《太阳岛》,其它尚有杨炳鳞、李东建、何文俊、徐群、刘英平等也有诗集传赠。

随着网络的普及,新世纪初兴起了网络书写。2002年开始,李铁军化名铁哥,我化名老英在野先后在“榕树下”诗歌版发诗,同时结识了林野大兽、白地等人。2001-2003年的诗写,姑且名之为“榕树时期”吧,很多诗友都因对官刊的失望而搁笔多年,现在又在网络上啸聚,如切如磋,重燃激情。大致到了2004-2007年,诗歌论坛纷纷兴起,渐渐有取代诗歌网站之势。很多诗友也一起转到“诗歌报”这样的专业论坛,这一时期,可名之为“论坛时期”。

大约在2002年,与铁哥把酒言诗之时,论及古今中外的名篇,觉得当下中国正处特殊时期,诗人应该作用于当下,为简要称呼,就定为“现场诗歌”,即作用于此时此刻的诗歌,以规避高蹈和玄虚。我也因此而从网上选取与此相对应的诗歌,编成〈〈现场诗歌网刊〉〉,连续出了近十期,作成FLASH文件在网上广为发布。这,就是现场诗歌的发起。

论坛时期(2004-2007),这段时间大多数息县诗人活跃在各种论坛上,有的直接参与论坛管理工作。如李影弟、老英、铁哥、午夜茶客、路人甲、小马过河、丛菊、老玉米等。现场诗歌在曾在顶点诗歌论坛、中国诗盟和诗先锋设有专版,聚拢了一大批纯正的诗写者,后出了一本《现场诗歌精选》。息籍诗人大多集中在诗先锋的“现场诗歌俱乐部”,常任版主除上述诗人外,尚有后来加入的木头老兄,和被春天流放。

博客时期(2008-2010),随着口水诗与诗痞的干扰,更多优秀的诗人转入博客写作,并通过小型诗会和民刊进行交流。此一阶段,息籍诗人纷纷建立了自己的诗写博客以保存文档,互访互评。然而,更快捷的交流还是在俱乐部和网下的诗酒聚会。若按聚会地点分段,可概括为“高峰羊汤时代”“东库时代”“清汤羊杂时代”“苗家山寨时代”和当下的“工会四楼时代”,每一时代都有较为固定的人员。此一时期,淡出的有远调信阳的小马过河,作品较少的午夜茶客;新加入的有“行吟”诗人徐涛,古体诗人半坡散人、周慧琴。与外界交流方面,一是琳子、罗羽、吴元成、石破天、林野大兽、扶桑、田君、陈俊峰、石生的来访;一是又发现团结了省外息籍如丁南强、温青、雨燕轻飞、李浩、梅相公等一批优秀的诗写者;一是老英、铁哥、老玉米、崔万伟、李影弟参加的诗先锋安阳诗会、王屋山诗会、夏邑诗会、洛阳诗会、上海诗会、合肥诗会等。在著述方面,一是崔万伟、李影弟、老玉米、徐涛出版了个人诗集,一是老英主编了一期《息》民刊。在获奖及发表方面,斩获颇丰,有待整理。

                                        ——来源:老英博客(http://blog.sina.com.cn/laoyingzy



后注:文中的徐群即为我高一时的语文老师,他当时出版的《祭·世纪末》诗集亲自签名后让我们买,我的很多同学都买了。我没有买,那时我对古代诗词很是欣赏和喜欢,对现代诗歌却有些不解和抵触,不过正是徐群老师向我们提到了诗人海子,我也是从他那里知道了海子,以至于后来喜欢上现代诗之后,尤其欣赏和喜欢海子的诗。可惜我没有徐群老师的《祭·世纪末》这本诗集,但愿以后有机会能够拥有这本诗集,如果是徐群老师亲自签名的那就更好了!

                                           ——范永虎 于深圳  2012.01.29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