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翻出一篇有关大息地的旧文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11-15  

翻出一篇有关大息地的旧文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铁哥 设置为精华(2012-11-15)
       对大息地这个词的感想  

        我想象中的大息地这个词,应该是涵盖此时此地对本地的自然和自然的人子表达印象的那么一群写字的人。
    息县不大,惟文字可以有宽广的纯粹,惟有心而且不功利的人,对本地的表达可以信服。这真像是淮河几千年冲刷不掉的护坡,就那几块斜躺着的石头而已。任它水面摇摆,干涸或泛滥,还真的不会轻易改变。这些人离不了,本地平常心的口粮。
    有时想大息地这个词也真是狭隘的可以,凭什么要说那个大,夜郎吗?有时候有必要反驳自己,你以为现在生活的此地的人是原住民?是烽火战乱拔不掉的铁旗杆?不可能。他们只是迁徙或迫不得已落户的此地的异乡人,找个荒草胡坡繁衍后人,接连成大汉语背景下的小分支,听说书人一代代讲述着被不断添油加醋的历史,而后握着眼前的锄头生活,在濮公山和淮河的交合之地成为新的土著。这是个好地方,不地震也很少发大水,且听长辈人自我安慰,让他们警觉的虚妄之心暂且安睡。
    大息地这个概念也是本地文化地理学的一种命名,她可能有许多平行的分支。比如息县人的懦弱,饿死那么多人而没有反应,像被铁枪捅死了无数回而不放屁;比如息县人也自豪自己的适应能力,放在另外的中国大地上,一个出去的息县人都有超强的适应能力,值得骄傲。骄傲的正反话先不说,起码弄出的响动让人不可小瞧。这也得益于本地文化地理学,中间一定有形成于本地的实用基因在起作用。这基因的一部分是我想说的写字人的被尊重,和写字人自己对自己的尊重,其他的有待研究。
    自然界的风霜雨雪从来都是外在的、不可抗的,生存的境遇也不会善待多少息县人,有意思的是此地的人有着表达的自觉和近乎严苛的民间的戒律。像小时候在夏庄镇年节的集市上看到的写对联的人,那是个老头,写着的隶书往往只是几个大字——“祖宗召穆神位”——中堂,那种红色油光纸,很抢手,毕竟是类似于祈求保佑的符帖,都少不了。所以被敬重,难免要被写错,多了一画或者少了一撇,那老头会对着求字的人道歉,并且俯下身,扒在门板支起的书案上,用舌头舔食错误的笔墨。这场景难忘啊。
    现在想起来,这叫敬畏之心。不胡来,尊重机缘巧合而来的,让你写字的命。
    多么简单而又不简单的骄傲!想起这些我看到的和我想起的,有自觉性的写字人,包括那个集市上的老头,应该对得起大息地这三个字,——对本地某个文化心理学分支的命名。
    大息地其实是个虚拟的词,只是鼓励那些老实人不偏颇、不乖张、不虚妄。你写着,必定会有缘分契合的人们去看,这就够了。
    我反感讨巧和其它功利的伎俩,也反感自己尚没有找到一条表达的自由之路。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2-11-15  
老铁的文字真叫美!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2-11-15  
重新学习了一次,说得好!大息地理应如此的。建议选入年刊的发刊词啊!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2-11-15  
你们要这样表扬,我就精华一下,哈哈~~~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11-18  
我也来表扬一下,这是正气:文章还是得靠老老实实写,然后才有其它.
人必有痴,然后有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