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07-26  

三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老英在野 设置为精华(2013-08-12)
【听夜】


晚上,那些能走和戴尾翅的客人必然降落
随着灵魂的雨弥撒。屠城的标语斜跨肩胛骨

禁卫军封锁了有男人胡子的牌戏,猜拳
也不可以。不可以拷打日常的誓言,你乱

也是言不达意的小羞愧,还要拎起石刀
砍断自己的筋。这些石榴树上斜身的小伙子

把呼救的蓝色一股脑涂抹在光辉的前途
还有冰面上滑行的其他。肯定是铁皮铮亮

在可以畅饮赏月的晚上,滚蛋的烟尘都滚了
在鸡蛋上刻舟,在深陷的崖壁上刻画落差

在本地的鸟粪上堆积。这是午夜荆棘丛中
蚯蚓抱怨迷惑的声音,这是床腿歪斜的细微

2013-7-16




【乱枝间】


树上政治的乱象已经让北乡来的杂技团
演无可演,练无可练。柔身术他们已经练到
墨鱼的级别,你看不到宣传片中的粉嫩
和胯间往年炫耀的铃铛。此刻像豺狼一样
戴上眼镜和我们在排档上喝酒,转身又大骂

所以不能指望南风吹来的玫瑰香气,可以晕
又能无耻的歌颂那曾经反对过的,无望的努力
此刻像离散的兄弟聚首痛饮,那无望的努力
像道具箱里冒汗的猴头,一暴露就被鞭打
在探触的蛛丝间滑行,像虫一样被意外电死

2013/7/12



【是夜】


难道只是一个人在虫草的小国家不分东西?
阴影里的牌局在露珠中间幻灭,这个人
在镜子背后看见了一九七五年的自己
像一株稻秧遗落在田埂上,还有更多散乱的
分裂的面目不能够回忆

那紧急处的转弯和浑然不觉
己经有了混蛋的结果,要客气
让送货车在三岔口抛锚,月光下双手油腻的漆黑
像随手散布的空洞,在害怕中举手尖叫
正好叫醒了自己内心隐藏的鬼

2013-07-06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3-07-28  
好诗! 最喜欢第三首。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8-12  
好东西!
人必有痴,然后有成.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3-08-16  
祝贺铁哥进入诗歌奖投稿初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