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转】槐蓝言白的诗歌感想——《认知,不满或小谈谈》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06-05  

【转】槐蓝言白的诗歌感想——《认知,不满或小谈谈》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铁哥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13-08-27)
《认知,不满或小谈谈》


    一直是这样看的,诗应该说有着广义和狭义的概念。广义上讲,是文学、艺术的通称,某种情况下还可以指称人类精神领域的最高境界。从这个意义上理解,诗性也就持有文学性,崇高性,诗学也就是一种对语言艺术化和精神主题化的研究。所以,诗应该还有其他有诗意的想象方式,如戏剧和电影。从狭义上讲,诗却很难被定义,但可以肯定地说,不是分行的就是诗,也不是不分行的就不是诗,不是押韵的就是诗,也不是不压韵的就不是一首好诗。诗作为文学形式的鼻祖,其中叙事性强的一部分渐渐发展为散文、小说,抒情性强的一部分担负起传达诗的纯粹意境的责任,这正是我想说的,我要说的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创造的就是这后一种诗意,它能够更好地让我们感受人类情感在世间绝对孤独的悲剧存在、死亡的气味、虚幻的白色以及意义的缺席,也可以让我们把来自心海的奇崛意象倾诉给他人,把自己对宗教哲学思考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人,把一个读书人,一个思考并感觉着的读书人,他生活着的姿态和无姿态,经由含蓄的过滤展示给读者或无读者的时空。
    
    语言首要的功能便是沟通功能,沟通的内在含义必然与“速度”紧密相连,为此,它把人的思维直线化并且简单化了。而实际上,每一事物的生成与完结都充满着神秘的复杂行为,那么世界原本的存在方式在语言的描述下就显得有些使人疑惑了。语言太精确,以至于要失去经验与感受的真实性与特殊性,这就注定了语言有时又是沉默的,语言有不同程度的沉默,诗是沉默最深的一种,当语言沉默时,感官就打开了,这种抽象的感官机能便使诗歌具有了一定程度上的隐匿性和晦涩感,所以,我可能"片面"地坚持认为,一首好的诗歌,应该是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它是应该有着更有想像力的空间的,这使它从根本上彻底地决裂了散文和小说,但又不等于没有散文和小说中所涵括的那种人文关怀方面的人作为生存主体对迟暮所感受的孤独、彻悟者试图对焦虑的省略、自我对生存中险恶骗局的憎恶以及对有如宿命的螳螂捕蝉式的危机的警惕、对背叛者道德沦丧的恐惧等等因素。所以,诗是复杂的,所以我更倾向于在诗歌创作中把抒情与叙事相结合,在淡淡的叙述中抒情渗透,尽可能做到让气息说话,努力与读者寻求一种勾通上的心领神会,即使这是困难的,也要做到哪怕是用一些神秘的、凄苦的、狂躁的、意义模糊的词汇,语法错落地、不按逻辑地搭配在一起,来营造一个错乱的,迷惑的,压抑的,甚至是压榨心胸的诗歌氛围,也要让读者能够明白表皮上的懂不懂并没有什么关系,不懂也可以从这里嗅出一丝气味来游移自已的感官神经,体会作者的创作心情。更何况,我们知道诗是不遵循语言的推理原则的。它遵循的是“想象”原则。这是诗歌作为非推理性符号与语言的显著区别。它象音乐一样,给人提供了对其内涵进行多种诠释的可能,也就是说同一形式可以有不同含义,意味着可以表述弗洛伊德的所谓“矛盾心理原则”,也就是将“欢乐”与“悲伤”等相互矛盾的情感交融性地表现出来。诗与语言的最大矛盾即在于语言是已有的、在先的他人的经验之碎片、之汇集。语言是已表达过的经验。而在诗运用语言的过程中,每一个诗人都一再想避免重复已有的经验,突出个体经验。所以,我们就更能宽容地允许诗这种体裁中出现一些特有的语言,如实词虚用,虚词实用甚至是诗人的"自创词汇"等等。我得承认,在我个人的诗歌写作当中,在这方面,做过一些体验性实践,我个人觉得很舒服,其中《通天塔》和《春情的主题作业》等最为突出这种写作特征。
    
    无论诗歌与语言的关系如何,它们都在形式上相互依赖而密不可分。那么音乐呢?音乐是不是一种语言?诗歌是不是也要求具备音乐性的语言?这一直是关于对诗歌本质的讨论的关键。音乐感其实是人们精心制作的一种不及物的信息语言,这种有少数人发出的信息,可以为许多人所接受。在所有的语言形式中,唯它拥有既可理解又不可理解的特殊矛盾,人类语言的这个方面,亦即直接说明情感特征的,控制着人的,对明确客观思想纯系障碍的语言的独特音色和抑扬顿挫,在一定程度上乃是诗歌的音乐领域。诗歌的特点是不一定具有必要的逻辑上的连接、延续。它可以略过一般过程的交待,抛开表层连线,把过去和现在、开头和结尾,原因和结果、现象和本质等直接联系在一起。这种可选择的跳跃恰恰赋予了诗独特的魅力。比之明晰的话语,文笔的间断性、易碎性、瞬间空间性会带来更多的东西。鉴于这样的特点,诗歌中的时间也就有了较自由的表现方式。为了更大限度的展现内涵,诗有时会选取把物理时间延长、缩短、甚至取消的方式。比如不断重复某一句或某一意象,都是为了把这个瞬间延长。有时又会通过本身跳跃的特点增强时间浓度等等,这就是节奏了,如果再加上韵律(后面再谈),就完整地构成了诗歌的音乐性。我们知道音乐本身就是音阶和时值构成的,这里的时值,就是指时间。由此可见,音乐性跟诗歌是完全不可能分割的,没有了音乐性里的韵律或许一首诗可以支撑,但没有了音乐性里的时值,也就是时间,一首诗无法成立。
    
    接下来,我再来说说诗歌中的音乐语言的韵律,现如今,谈到这个话题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它似乎正在变成一件可耻的事。在<<诗韵举要>>这本书里,提到:任何诗歌都要求韵,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不同者,对于押韵的限制多与少、严与宽的不同而已。这也是诗歌同其它文学体裁的最大分别。押韵是增强诗歌音乐性的重要手段,近体诗为了使声调和谐、容易记忆,对于押韵十分讲究。而自新五四运动以来,诗歌变得相对自由起来,但也是要有韵的,只是不再那么刻板了,不再需要什么官方颁布的专门指导押韵的书了,但不等于现代诗就不要韵了,它几乎可以说除了合理断句停逗,多音节和单音节的穿插应用之外的又一个主要地领导诗歌节奏的手段。韵是存在于人心跟人的潜意识能力与生俱来的,更多的是感性的,但凡会跟着电视讲一点普通话的人就知道在每一个音节上的韵母,不管是单韵母还是复韵母,它们都有或相同或相似承袭的关系,打个比方,“这是一枚理想中的底牌,大腹便便的长者,你童年的持杖人,牙齿沉默成退休的键盘。”这里的“牌”和“盘”就是复韵母AI AN 的关系,它们就类似于音乐的和弦,是同宗的。所以,有隐性的韵,即便是一个完全不懂音乐也没有学过汉语拼音的人也明白这样读起来会很朗口。这是什么?这种自发地内心体会,就是韵的感性认知。
    
    记得多年前在跟另一个中原诗人讨论他的作品过程中,我和他就诗歌的音乐性展开过讨论,他提到了"呼吸"这个词,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没有学过音乐的人,竟然对音乐是如此的有着惊人的洞悉力和感知力,我记得我是这样说的:"结构上的呼吸”类似于音乐口语上的“裉节”,这当然是极为重要的,在音乐心理学上,关于艺术品中的“呼吸",就是有什么样的心理期待,就应该有什么样的满足,"裉节"上的功夫才是关键,就是指节奏上的点.潜意识里上板上眼的一个心里期待上的满足。这基于人的心跳和呼吸两大内在律动。"虽然我跟他之间难得的这次讨论不了了之,但我们都认同音乐性在现代诗歌里是必不可少的,是必需的。其实在每一个读者的日常音乐和文字生活中,情感论的诗性音乐美学观念也仍然有着十分广泛而牢固的基础,对于大多数的读者来说,用情感来领会诗歌里的音乐性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只要他能够大声地朗诵,他就能够象一位优秀的诗人一样地具备一种与生俱来的音乐上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发现一首不高明的诗歌在节奏和音律上有哪些弊病,他们就会说:瞧,这就是一首不讲究的诗歌。


    现在不讲究的诗歌是真的越来越多,过于粗暴地简化与抖机灵盛行的当下,诗歌的门槛无疑遭遇空前陷落。前一阵子,在微博上见到一个叫芦伟海的诗人讲这样一段话:我们似乎被一股邪风裹挟,以至语言正义得不到伸张。而过于形式(节制、语感等)的追求,在诗歌里面被无限放大,如果在广义的诗学里我们允许做这样的努力和实践,但“诗”的核心特质还是关乎语言良心与真理仰止的美学阐释,诗歌的语义场并不停留在个体的差异化写作,而在不断追赶的美学人生与真理追求。我不认识谁是芦伟海,但他的这几句话加上我前面所讲的,至少说明了诗歌本身是一项相当不容易的技术活,关乎认知底蕴、想象原则、空间与时间的相互转换、语言良心与美学人生的复杂与洞察,更何况还有真理追求,这压根就不是一件可以速成的事。
    
    当然,我也听到过很多朋友对我的批评,有人说我的诗主题主要还是人性的,情感的,个人的,较少历史与社会的厚重感,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点感觉,就是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概念,还有人说我的诗就象是把一叠照片糊乱地放置,然后淋上胶水,然后风干,你想看一看每一张照片的风景,但你却没有能力去撕开,力用大了,照片就会被撕毁......等等,这些说法令我或多或少有些失望,但我想,我现在能说的,只能是我个人情节的表象,而文本到底想说什么,我始终是无法言说的,那又怎么样,这是属于我的秘密,属于依附诗歌所给予我的隐匿性来偷偷延宕的写作快意,我只想说诗歌的流派和审美趋向它不是单一的,固死的,作为我本人为了表达现实的理念抗议和某种暖昧的揭露,采用肢解的形象、复杂些的非现实几何构图、琐碎具体的诉说、不简单的个别形式来构造出一个我个人的精神世界,促使文本的审美个性剧变,这也不是可以一语而定一概而论的。我想说的是艺术思潮,美学思潮的演变,其实只不过是审美个性变化发展的结果而已,将来的路怎么走,怎么变,对我自己来讲是未知的,但我想,正是因为这种未知,才让写诗这件事显得有了意义。


    最近一两年,我迷上了微博,我写了很多特别短,特别好懂的诗。关于这个体会,我另外抽时间再说。



槐蓝言白 于2013年5月24日再梳理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3-06-05  
我喜欢这样对自己写作诗歌的个人体悟,槐蓝文中的很多体会我也心知,他能说出,是不想让我们这些人对诗歌的独特认知丢失,这是个人诗歌的记忆,是小团体的早课,也是入梦之前的心得,大家多写写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