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答:幽默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3-01-22  

答:幽默

               答:幽默
  有亲密之人批评我缺乏幽默感,这是足以让我生气乃至于沮丧的。照我的理解,生气当然是与幽默相抵触的;我选择了向对方说一说幽默的涵义。第二天就见到对方立文字说,我的“说一说”近于辩论,且雄辩滔滔。雄辩滔滔当然也是与幽默抵触的。几日来内心颇受这批评得困扰,难以安宁。于是向一位相熟悉的同事请教,自己的幽默感是否真的缺乏,竟然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大吃一惊!
  在我看来,幽默感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成分,现时现世也几乎是人们的共识。——姑娘们找男友的“公约”之一就是对方要有幽默感。缺乏幽默感的人是他人嚼在嘴里的蜡,足以使人觉得厌烦。我是从不觉得会使人厌烦的,难道竟然是未加察觉的不自省?终于决定还是要写这篇文章来,首先是觉得在与上述两位的探讨中,发现他们幽默之定义与我相去甚远,其次也可以躬身自察,吾“不善者而改之”。
  幽默之难以定义,在于我国古代的词汇表中并无这一词汇。《史记》中有《滑稽列传》一篇,通读其文使人觉得趣味十足,然而并未出现“幽默”这一词汇;推其源理,也觉得跟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幽默”,在涵义上并不是一个数学原理所谓的“相等的集合”,《滑稽列传》似乎只能算幽默涵盖的一个“子集”。屈原《九章·怀沙》中曾经有“眴兮杳杳,孔静幽默”之句,李白在《鸣皋山送岑征君》也说“魂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然而这两个老祖宗说的是静谧悠远之境,似乎离我们今天说的幽默就更远了。近人首开所谓幽默而有现在涵义之人乃是林语堂先生,他也是著名的幽默大师,一生都在提倡幽默。他曾二撰名文《论幽默》,中西比较说理论道丰富而有趣,其见解大致是不错的;然而时代变迁,先生所谓“亦庄亦谐,其存心在乎悲天悯人”的定义,在今人,特别是一般找男友要求“具备幽默感”的姑娘们看来,怕也是不能完全理解的——“悲天悯人”当然跟姑娘们的“佳人一乐”无关!
  并不是我的偏见,很多人所谓的“幽默”倒真是获取“一乐”的搞笑,譬如现在郭德刚漫无边际的贫嘴。我的同事在与我的讨论中也说到了搞笑,他说在工作闲暇与我讨论一些问题的时候我引经据典的长篇宏论颇为无趣,而添之以适当的“搞笑”就好了。我与这位同事于楼梯口吸烟的时候当然有这么一些时候会讨论些大类“人生”之类的问题,无可否认这时候我是严肃的;照我的记忆,换轻松话题的时候我也曾经“搞笑”过,而且并不在少数。在我看来谈人生当然是严肃的,一个人援引一些前辈先贤的话佐证自己的观点并不是错;而让人觉得沉闷,大略是谈论的对象没有加以选择,譬如高等数学之于我们这些学科以外的普通人,感觉到沉闷是正常的。我并不是危言耸听,在我们生活当中肯对人生作一番精细思考的人并不多见;他们当然熟知一些已经类似于口头禅的关于人生的口号式结论式的话语,然而也仅仅是知道,并不深究其是否科学乃至是否适合自己。我想林语堂一脸幽默谈人生的文章在这类人眼里也不免显得乏味,我说到这里当然是在安慰自己。
  然而幽默并不排斥庄重,正所谓“亦庄亦谐”。似乎今人更多地接受了幽默中“谐”的部分,而对“庄”丝毫不加理会。我当然不敢说自己跟同事庄而重之地谈人生就得体,我甚至认为选错谈话对象而不自知,一味谈下去而引来沉闷的评价确乎是我的错——幽默的人懂得尊重谈话对象;我现在只是说幽默也并不排斥庄重,并不能依据我的庄重就得出我缺乏幽默感的结论。在我看来,“谐”与“庄”是幽默的左右手,缺一不可;但“庄”在今人眼中却确乎不是幽默的成分。《新华字典》是为今人准备的,上面解释幽默谓“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我以为应该注意一下“意味深长”这四个字,在我看来它是“庄重”的另外一种表达。
  试举一例。我曾经跟许多人讲过这么一个笑话:
  “狼于街上偶遇狐狸,饱之以老拳,理由是狐狸上街不该不戴帽子。狐狸虽然吸取经验和教训,结果第二次上街还是被一顿臭揍,狼这次的理由是狐狸上街不该戴帽子。如是再三,狐狸就告到了大王老虎处。没想到一日路过老虎窗下,竟然听到老虎与狼的这么一番对话。
  老虎:老狼,你可不能这么干啊,怎么能这么揍狐狸呢?狐狸搞到我这里了,很难办啊!
  狼:那怎么办?
  老虎:我教你一招,下次遇见狐狸你就说,要洗衣服,让它给你去买清洁用品,假如它买来肥皂你就说其实自己要洗衣粉,假如它买来洗衣粉你则说自己其实要肥皂;又或者你要让它去帮你找女人,它找来瘦的你就说自己喜欢肥,它找来肥的你则说喜欢瘦;这样不管何种理由你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揍它了……
  狐狸听后大愤,继而思对良策。
  翌日狼与狐狸复于街头相遇。狼使狐狸买清洁用品,狐狸则问‘您要洗衣粉还是肥皂?’;狼又使狐狸找女人,狐狸对之曰‘您喜欢肥的还是瘦的’?结果是,老狼听后大怒,又把狐狸用老拳喂了个饱,临了丢一句:我让你丫上街不戴帽子!”
  听完这笑话有人大笑,问为什么笑则答觉得好笑;竟也有人不笑,他说压根没意思!我当然不能去说,倘使这笑话换一个弱国的大使在联合国大会上讲,或者是我们国家的民工用来描述自己讨薪的过程将会表达多么庄重的事实。我知道,幽默在跟人握手的时候,很少像老朋友一样把两只手都伸出去紧紧握着,礼节性的右手虽然嫌情薄,却是足够地尊重对方了。
  幽默的另一要素是宽和,它即便攻击人也是以水过石。《道德经》上说“天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莫之能先”,幽默就是这么一种“莫能之先”的力量,而所谓“坚强”者或能察觉,或无可察觉,这从一定程度上说取决于其体悟能力。假使那位不笑的老兄将来遇到强蛮外力的压迫而想到我曾经讲述过的笑话,则在他那里,这笑话所蕴涵的幽默的力量必能体察到了。当然幽默的力量并不在于体察到荒谬而摇头苦笑,幽默自能使明智之士更深刻地理解“何以荒谬”,从而寻找走出困境之途。
  说到这里,我越发明白幽默之难以定义。上述文字也仅仅是我对于缺乏幽默感之批评的一点小小的想法。幽默之为物,似乎很难“一言以敝之”;林语堂先生所下定义先前在我看大略是不错的,然而现在也不免觉得这定义只限于少数明智之士,对于我们这些寻常人,它还是嫌太狭窄了些。似乎我所受到的“缺乏幽默感”的批评,并不在此囊括之内;而我也经常有使人笑到腹痛相声似的言谈。回头看看自己写了这么多文字,竟然发现自己并不能将受到的批评反驳回去,何况板起脸来反驳人这样的态度,在我看来毕竟也是与幽默相抵触的。惟一能得出的结论是:幽默之为物,只可意会。当然,以后我面对不同的人,也要谨慎地选择与之相适应的态度了。
 
                      2007年4月2日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3-01-27  
你的幽默感还是十足的~~
至少这些文字很好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