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3-01-08  

唿哨

穆希
    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跟朋友在观音堂朝北的路上闲逛。南街这里一到夜里就黑咕隆咚的,好在今天有月亮,空气里弥散着轻微的腐烂的稻草混合牛粪的气味。

    手机里絮絮叨叨的控诉一个琐碎的女人。他把手机夹在耳朵跟肩膀之间,腾出手来从兜里摸烟。就是这样的事,就是这些事,他心不在焉的一边嗯嗯地回应着,一边从烟盒里抠出一根来,碰碰朋友,递给他,又抠出一根来,自己点上。

    朋友在前面走,走路的样子像一只鹭鸶,在月光下慢腾腾地踱步。

    各有各的事。电话里是一通事,走在前面的朋友是一通事,接电话的他又有另外一通事。

    他看见朋友在一堵矮墙边停下来,回头看他,等他把电话打完。

    他把手机插在兜里。矮墙那边,房子和院子里的树在月光下清晰又模糊。好像也是皂角树。

    朋友指指墙,把手指伸进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唿哨。这时候矮墙上探出个小半截身子,是个女人。

    女人朝外看了看,然后身子斜过去,一条腿搭上墙头,在墙上顿了顿,咚的一声,跳了下来。走到他们面前,女人笑了一下,牙齿很白。

     去喝点啤酒吧,朋友说。

    南街口到大十字街这边的大排档多少年都没什么变化,浓烈的烤牛羊肉混合孜然的味道人来欲沾;游走的人、坐定的人在白炽的电灯下都面孔模糊。他在这里坐着,手里掂着清凉的啤酒杯突然有些恍惚。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大排档,脏兮兮的雨布覆盖下的嘈杂所在,当时朋友是带了个小女子,预备结婚来着,他还记得他以兄长的口气对小女子做了很多关照,因为他的朋友的确让人不太放心:贪玩,没有责任感。

    女人笑盈盈地递给他一根烟,牙齿的确很白。女人自己也点了根烟,翘起兰花指夹在指尖。灯光下女人的衣服搭配有些夸张,南街女人的通病。但是看起来是个好女人。

    朋友跟女人很熟络的聊着她的兄弟,还跟他说起女人的父亲。

    他依然没有从回忆中回转过来,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别的形象好像两帧焦点不同的影像,晃动、交叉。

    三个人对于啤酒是都能喝一点,女人好像很喜欢吃肉串,两个男人只是喝酒,看看脚下的瓶子,他感觉头有些晕了。

    回来的时候,月光比出门的时候更亮一些。

    他推开门,屋里没开灯,月光从窗户泄进来,照射在窗边桌子,椅子上,散发着幽幽的光。他关上门坐下,安静地吸烟,看着手里的香烟袅袅,在空中形成篆字。四周很安静。

    屋子通往后院的纱门半掩。他起身,推开纱门朝后院探探头。院子里皂角树的阴影下,背对着,他女人正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手机的荧光勾勒出她头发的轮廓。

    他倚向门框,一只脚抵住纱门,不让它关住。女人的脚尖翘得很高,越过脚尖,是院子那边的一堵矮墙,有人在墙外边轻声说着什么。

    墙外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唿哨声。

    他看见他女人从躺椅上轻盈地站起来,快步走到矮墙边探头朝外看了看,他看见她斜起身子,抬起右腿,蹬上矮墙,在墙头上顿了顿,倏忽一下,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他听见咚的一下,落地的声音。

              (非本人同意,请勿转帖)
[ 此帖被穆希在2013-01-08 13:23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1-12  
好东西,期待更多!
人必有痴,然后有成.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3-01-13  
连环套~~继续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3-01-13  
南街翻墙头居然就是有所指~跟北边人说钻狗洞都是一回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