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百度以外的姥爷们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12-06  

百度以外的姥爷们

     百度以外的姥爷们
  
    我一直认为百度是无所不能的,也确实利用这个引擎搜索过很多有用的信息。它像一只铁耙子,总能在茫茫大海中捞到你所寻求的蛛丝马迹。
  曾经与舅舅们闲谈时打听姥爷的事,他们也只是知道些传闻中的片言只语。给我的印象是姥爷姓牛,解放前拥有整个杨店乡土地的大地主,个子不高却胖极,外号牛大肚子,慈眉善目,人缘极好。他竟然也是好吟诗弄文的人,教我初一语文的徐老师说曾经和他以及其他一些同好结过诗词社。老牛家弟兄五个,号称“牛家五虎”,而且这五虎也是各个不同。
  我姥爷是老大,掌管家族事务,老二是县里最早的共产党员——估计年轻的他在开封上学的时候把这当成了时髦的事,后被抓灌辣椒水,写了悔过书加上一布袋银元才放出来,再后进入国军的什么政治处,一直跟到台湾岛上老死。老三没留下什么鳞爪,倒是老四在家族里风光了一把,曾经举着铡刀杀土匪,进过保定什么军校,当过国军营长。有一年学生样的五姥爷去汉口看他四哥的时候,牛营长骑着大白马一袭披风飘飘的样子在后来的叙述中罩着光环,他的闪耀场景是参加徐州会战时被日军从房顶上打下来,又被勤务兵跋涉千里背回杨店,破席里的身子都臭了。而后来那勤务兵竟然被允许和四姥娘生活下去,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是家族被这义举感动的缘故吗?五姥爷是前几年刚去世的,他是弟兄中间的伟男子,大高个高鼻梁红脸膛,跟高仓健差不多,但比后者眼睛大,而且是双眼皮,但他也是活的最屈辱的,只有他经历了时代的转换,被宰割得时间也最长,感觉他是被慢锯一下下拉死的。
  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我对这几个有血缘关系的故人很感兴趣,通过亲戚们的口口相传已经满足不了我的好奇,时间让磨损剩下来的碎片,正在变成更碎的,近于齑粉。姥爷是解放时被枪毙的,本来他已经逃到越南,因为挂念家人老小,又潜回老家。大地主的身份是枪毙他的原因,行刑地点以前叫后大塘,现在叫人民广场,在我女儿上小学的门口,这个地方老英在野曾在诗中描绘过:“被宣判的人又重新回来,在球场窜跳/被遗忘的人也跟你握手,重新介绍自己/被爱的人,被杀的人,被送走的人”。广场座北朝南有一个革命风格的高台子,现在被做家具的人租走,每天锯声刺耳,广场里也是一片泥泞,泥水里可能有魂灵啊。尽管这个人民广场废弛已久,这也好,倒是让夜里怨鬼们出来透气容易些,不用被水泥压着。据说如果再晚一天,上头控制滥杀的命令就下来了,没什么恶迹的姥爷就可以留下老命一条。这些相关的东西我在网上遍搜不得,应该有份名单吧。
  在网上倒是搜到了不少关于地主的历史定义,而很少有关于每个个体的地主鲜活的命运故事,他们是怎么活着的,怎么在大动荡的年代里像疾风暴雨里的野草被连根拔起,抛向不被命名的空白。写下此文,算是对一代人中间的几个具体生命的纪念,或许更晚的人能在百度上搜索到他们,他们曾经活过的痕迹。

2006-05-16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2-12-07  
向姥爷们致敬!
描述
快速回复